万搏手机版-马斯克掌控供应链?“特斯拉制造”电池要来了

万搏手机版-马斯克掌控供应链?“特斯拉制造”电池要来了

电池扼住过马斯克的喉咙,现在是时候反击了。

据Electrek,特斯拉正在其位于弗里蒙特的工厂内搭建一条电池芯试点生产线,用于自主设计和生产电池芯设备。这将是特斯拉一条全新的产品线,意味着此生产线上生产的电池将是首批“特斯拉制造”。

该工厂目前生产有特斯拉Model 3、Model S和Model X汽车,而其电池则来自于特斯拉与松下合作运营的内华达州超级工厂。

去年起,关于特斯拉正在开发自用电芯的传闻不绝于耳,官方无正面回应,但是招兵买马从未停下:

2019年2月,特斯拉宣布以2.18亿美元收购电池技术公司Maxwell,从而获得“电芯生产成本和规模方面的重要技术”。

6月,特斯拉被曝在弗里蒙特工厂附近的一个实验室开展部分电池芯制造研究。

9月,特斯拉招聘信息显示,正在弗里蒙特招聘制造电池技术人员。不久,正在为特斯拉做电池研究的Jeff Dahn发表文章称,他和团队测试的一款新型电池拥有极强的续航能力,可以支持特斯拉的电池寿命达到160万英里。

10月,特斯拉悄悄收购了加拿大电池制造商Hibar……

与其他制造商普遍采用软包或者是方形电芯有所不同,特斯拉在电池组中主要采用圆柱形电芯,这是当前生产自动化程度最高和成本最低的一种电芯。在过去四年里,业内圆柱形电芯电池组生产成本不断下降,从2015年的每千瓦时超过250美元,已经下降至150美元左右,降幅接近40%。

近期,特斯拉还获得了一项全新化学技术专利,首批“特斯拉制造”电池也有望使用特斯拉最新先进锂离子电池化学成分,这将不断扩大特斯拉已经具备的电池技术优势。

在欧洲,特斯拉已经确认将在柏林超级工厂生产电池,马斯克说,特斯拉将在柏林建造“从Model Y开始的电池,动力总成和车辆”。虽然目前尚不得知是选择与电池制造商合作,亦或是开辟独立生产线,但是特斯拉正谋求获得德国政府的电池补贴。

在中国,国产特斯拉有两个电池供应方,LG化学和松下。松下供应的电池通过美国内华达州超级工厂生产组装并运输到中国,易受关税影响;LG化学南京新港工厂的供货能力则在30万辆左右,而特斯拉上海工厂的目标产能是50万台。今年1月,全球最大的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已经与特斯拉签订了为其两年的协议,具体生效时间自2020年7月开始,并且 “不对特斯拉的购买量施加限制。”这意味着国产特斯拉将从本土供应链中受益,从而获得更多与电池厂商博弈筹码。

但是这些还不够。

2019年,特斯拉实际交付汽车36.75万辆。在第四季度财报中,马斯克透露2020年交付汽车量至少为50万辆,其中Moel Y将在3月份进行交付,比计划加快了半年。对照其红遍太平洋的热度,最终数量远远不会限于这个数字。

中信证券认为,到2021年,特斯拉产能或在100万辆。过去几年里,电池供应能力不足曾长期困扰着特斯拉的产量。就在去年4月,马斯克还表示,电池产量成为了特斯拉Model 3产能的瓶颈。

不论是多供应商还是自产电池,电池容量从来不是马斯克追求的首要目标,真正意图在于控制成本。

马斯克的老伙伴,松下首席财务官Hirokazu Umeda表示,“我们正在追赶特斯拉产能快速提升的脚步,较高的产量正在帮助我们压低材料成本以及减少损失。”只有从生产到供应全部本土化,特斯拉才能降本增效。

整合资源,为己所用,电池休想扼住马斯克的咽喉。

特斯拉和松下的供应关系曾经相当封闭,但是当时特斯拉远没有现在的全球地位。当松下无力负担特斯拉电池成本时,自有LG化学和宁德时代等背负;而当自产电池实现,特斯拉将自己掌控供应链。

图片来源:Electrek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argakhusus.com

Author: admin